3副部被通报 祁连山下的政治生态值得反思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4

  (甘肃省委、省政府6月23日召开全省祁连山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工作领导干部会议)

  对于地方政府在生态保护中消极怠工,阳奉阴违,中央政府就该拿出这种雷霆手段。还是那句老话,治污必先治官。近几年来,各地查处的环境违法问题不在少数,但是因为环境违法丢掉乌纱帽的,却寥寥可数,一些地方官员的侥幸心理或许正是来源于此。

  中办国办通知提到,“要抓住破坏生态环境的典型案例不放,严肃查处、公开曝光,让破坏生态环境者付出代价。”也就是说,中央政府对于地方环保违法的查处,还将继续保持高压态势,这对一些企图蒙混过关的地方政府,是一个明确警告。

  面对地方政府环境违法,中央政府在必要时介入查处,当然是必须的。可也要看到,环境违法说到底还是一个地方治理问题,守土之责主要在地方,中央政府主要抓个别的典型案例,其作用也是事后追责,而非事前的保护,地方生态的保护和常态化治理,归根还要靠地方的力量。

  表面上看,“祁连山生态”反映出一些地方官员的思维问题,但在深层次上,暴露的却是地方治理的缺陷——当那么多部门和官员都在疯狂违法,一手遮天之时,为什么没有其他的力量来制衡他们?地方人大、公众和NGO,他们的影子又在哪?

  以地方人大为例,中办、国办就提到这样一个细节,甘肃省政府法制办等部门在修正《甘肃祁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条例》过程中,明知相关规定不符合中央要求和国家法律,但没有从严把关,致使该条例一路绿灯予以通过。

  固然,省政府法制办是这个违上位法条例的始作俑者,但更要看到,作为一个地方条例,最终通过要经过人大。那么,问题就出来了,当初甘肃人大为何让这个条例“带病通过”,如果人大在地方立法中认真把关,又岂会出现在立法层面为破坏生态行为“保驾”的荒唐事?

  

  另外,张掖市在祁连山生态环境保护整改上不作为,那时张掖市人大在哪里?甘肃那么多省级部门充当环境违法保护伞,人大每年的执法监督为何毫无觉察?很明显,正是因为人大监督的缺位,才使得政府官员们的违法行为毫无顾忌。

  公众的监督也同样是缺位的。祁连山出现大量的生态破坏行为,违法开矿、违法排污等现象存在多年,当地公众是最大的受害者,但公众为什么无力去阻止?

  眼下,公众参与地方环保仍然存在诸多困难。一些地方政府把环保维权打上政治标签,许多民间的环保NGO受到打压。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本是公众叫板违法企业,倒逼环保治理的“利器”,但由于对提起公益诉讼的主体限制过严,导致公民个人被排除在公益诉讼门外,有资格提起公益诉讼的环保组织也是寥寥可数。可以说,官员对环境违法的集体性包庇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公众的集体性失语。

  祁连山生态自然保护区所发生的生态破坏是令人担忧的,但更令人担忧的,是“祁连山生态”背后的地方“政治生态”,即是政府部门及官员一手遮天,人大、公众集体噤声的畸形政治生态。所以,在修复“祁连山生态”,对于失职渎职官员进行追责的同时,健全地方治理,让地方政治生态回归“正常化”,把权力关进笼子,这恐怕是更重要的问题。

猜你喜欢